导入数据...
青年医生携科普走入“网红”时代
[团委]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22年9月6日
  查看:4
  来源:

从左至右:80后科普作家孙轶飞;90后医生马拓;80后医生刘伟栋。

  脱口秀、相声小段、原创说唱是“斜杠”医生马拓的才华展示;与27万粉丝的交流互动是儿科医生刘伟栋日常工作的延伸……

  “陈子昂当年写了《登幽州台歌》也‘红’,只是当时没有网络。”说起因从事科普而走红网络的青年医生,在曾有过12年外科主治医师经历的80后科普作家孙轶飞看来,网络只是一种更高效的传播方式,“网红”也并不应是一个带有特殊指向性的名词。他笑称:“如果不够红,说明做得不够好!”

  近年来,作为网络原住民的青年医生纷纷涉足互联网科普。“网红”医生现象也受到关注和争议。2021年,各互联网平台开始加大治理出现的问题,提高医生认证规范;今年6月,国家九部门联合发文要求严查医务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直播带货。

  同时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新时代进一步加强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意见》在“加强科普能力建设”中要求,围绕群众的教育、健康、安全等需求,深入开展科普工作,提升基层科普服务能力。

  虽然并不抗拒“网红”医生的称谓,但孙轶飞和刘伟栋、马拓等青年医生则将科普者作为自己的定位,探索于互联网这个不同于医院诊室和手术台的新空间。毕竟让健康知识进入大众视野,网络是最便捷路径。

从科学到科普需要来套潮流“穿搭”

  这个夏天,一个工作日下班后,马拓首次登上了本地脱口秀的舞台。

  脱下堪称医生日常“标配”的白大褂和洞洞鞋,这位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的90后医生换上了特意为晚上登台准备的“穿搭”——白T恤和牛仔短裤。在他看来,与平日下班后穿的运动短裤相比,牛仔短裤更符合脱口秀的气质。“破洞的那种,显得潮流。”说这话时,头发有些自来卷的他,嘴角挂着自嘲的浅笑。

  这位曾在河北省大学生运动会上拿下过400米栏冠军的青年医生,是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最近在朋友聚会上,作为同事眼中的“段子手”,马拓又被脱口秀组织者成功发掘。“跨界”脱口秀,对他也并非难事:10分钟的段子两小时写完,而且不必背稿子,因为“说的就是医生日常的那些事”。

  第一次登台,马拓聊起自己做新型胃镜的初体验和使用先进CT的经历,这些桥段竟成为现场的“爆梗”;第二次,他将夸张的微信聊天表情与疾病的“病态面容”一一对应,同样“包袱”不断……在听众笑声的认可中,这位年轻医生将专业科普“嫁接”于脱口秀表演的尝试也迈出第一步。

  “医生每次接诊患者就是一次科普过程。”在孙轶飞看来,科普本就是医生的分内事。

  作为互联网上的科普红人,孙轶飞还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河北医科大学医学教育史副教授,另一个则是曾从业12年的外科主治医师。“作老师能把病理给学生讲清楚,当医生才能把病理跟病人说明白。”医生、教师和科普作家,这位“斜杠”80后在3个身份间实现了自如切换。

  有研究者将网络红人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文字时代、图文时代和宽频时代。早在2010年代的互联网“文字时代”,孙轶飞作为初代“网络红人”就已成名,在果壳网等网络聚地创作了众多“10万+”医学“科普帖”。曾经,在讲美索不达米亚医学史时,他会从当时的流行歌曲《爱在西元前》说起;介绍古罗马医学家盖伦时,他会提起电影《角斗士》……借助流行文化,他在“小众科学”与“大众科普”间来回穿梭。

  由于破译了互联网“文字时代”内容的传播密码,这位第一代互联网原住民也成为了让专业知识走近大众视野的第一批科普人。从“文字时代”到“宽频时代”,流行文化高速迭代。“曾经新世纪之初创造的流行文化很难再引燃00后的兴奋点。”孙轶飞认为,进入“宽频时代”的“大众科普”,为青年医生的创造力提供了更多未知与可能。

  这不,马拓就在2020年注册了“医马当先”抖音账号后,以自学剪辑软件开启了短视频科普之路。随着医学科普日益受到重视,马拓在新媒体上也火力全开:2021年,他的作品在中国医师协会核医学分会举办的首届科普大赛中拿到了三等奖;而在今年再次入围决赛的作品中,为传授用手机翻拍医学影像照片的小窍门,他更献上了一段原创说唱……

改变医患思维 进入网友模式

  “中学物理课本中提出胡克定律的罗伯特·胡克,与生物学课本中发现细胞壁的罗伯特·虎克居然是同一个人。”为了给中小学生创作科普读物,孙轶飞在通读中学教科书时发现,同一位科学家名字在不同学科的教科书中的翻译都会不同。

  作为资深网络科普者,对于知识在互联网的传播,孙轶飞有着自己较为独到的看法。这位80后科普者力图打破不同学科之间的壁垒,用跨学科的视野让人们去学习了解知识。“在整体逻辑和表述方式要有别于‘教科书化’的思维。”

  “由《盗墓笔记》改编的影视剧《老九门》中,盗墓者看到大门上写的‘入此门者,当放弃一切希望’其实是出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诗人但丁的诗句,而但丁除了诗人还是佛罗伦萨共和国医学行会的领袖……”互联网上他讲述的医学史,总能以让人意想不到的视角,带领网友在已知和未知之间自如穿越。

  和马拓一样,刘伟栋也是在2020年年初注册了“儿科医生芽芽爸爸”的抖音账号。如今,这位“高产”的河北省儿童医院的80后医生,已制作发布原创科普短视频近400条。出差途中,一个问诊电话就能触发刘伟栋的创作灵感。为了抢在传播的黄金期推出,在略显喧嚣的火车车厢里构思片刻,他便躲进洗手间完成视频录制。

  提起两年多网络医学科普的体验,这位80后医生认为:与病人在传统医患关系中求医问药的“刚需”不同,在互联网上,即便是传播者与被传播者之间,也是更为平等的“网友”关系。“你若让网友‘高攀不起’,那网友也可以对你‘爱答不理’。”专业医生想要踏上科普“网红”之路,就要改变传统医患思维,从掌握新媒体传播规律开始。

  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刘伟栋对自己的定位与在工作岗位上的职业要求不尽相同。在网络平台中,他无意以一个权威专业工作者的形象示人。

  孩子被仓鼠咬了要打狂犬疫苗吗?宝宝后背既没疙瘩也没汗为啥总让挠背?要求孩子多吃菜时,怎么回答孩子“羊吃草为啥还大便干”的提问……刘伟栋发现,孩子时常出现的这一系列问题是“宝妈们”不知该向哪个科室医生求助,甚至不知该请教谁的。“而这些往往又是她们所焦虑的、感兴趣的、迫切想知道的。”

  于是,作为儿科医生,同时也是7岁女孩芽芽和3岁男孩柠檬的爸爸——刘伟栋只想在掌握的专业知识和生活体验之间,与网友分享自己对这些实际问题的解决办法。

专业口碑是底线坚守也是流量实力

  在互联网实时互动的平台上,即便是对专业医生的科普作品,网友的评价也时常直接而尖锐。好在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应,刘伟栋很快就将这样的沟通纳入了良性互动的轨道。

  针对他“夏天孩子在街头喷泉的水中嬉戏容易造成细菌感染”的提示,有网友就留言:不要制造焦虑了,咋不说说现在孩子为啥过敏多呢?虽然感觉被“怼”,但刘伟栋从专业角度想想,“怼”得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另一条“宝宝八点上床九点之前睡着,不要再晚了”的视频同样引发家长的评论:不是每个父母都有条件在晚上八点开始给孩子讲睡前故事!被这则网友“吐槽”深深触动的刘伟栋,再录制视频时就将“一定”“必须”等词汇换成了“最好”“建议”。

  有时“宝妈们”的请教不仅涉及专业,比如:因为按育儿专家的指导照顾孩子与婆婆矛盾不断?刘伟栋也会根据自己的体会耐心“劝慰”:能按照专家的指导当然最好,但如果做不到,家庭和睦还是第一位的……

  刘伟栋坦言,这样的交流很少会出现在医院诊室。但正是这样的互动,让这个80后医生听到了患者家属不曾对他讲过的真实想法,也对诊室外的世界有了更多了解。

  如今在抖音上,“儿科医生芽芽爸爸”已拥有了27万粉丝。虽然没有刻意统计,但这样的粉丝规模显然可以位列全国儿科医生的前50。

  在社交媒体上赢得良好口碑和累积庞大粉丝,无疑可以对年轻医生在行业内崭露头角有所助益。“一个主治医生和一个在抖音拥有27万粉丝的医生,您更愿意和谁聊?”作为河北省儿童医院便秘门诊主治医师的刘伟栋,试图用这个问题向记者说明互联网科普给青年医生带来的机遇。

  刘伟栋并不隐瞒自己对点击量的重视,“当然希望自己的诚意之作能被更多地看到”!但他同时强调,作为专业医生,坚持专业口碑不仅是底线坚守,也是获取流量的“正解”。

  “不能为了‘红’而‘红’——我们不表演吃灯泡。”从“文字时代”到“宽频时代”,有朋友“批评”孙轶飞不重视个人IP包装,早已掌握流量密码的他对此却并不在意。孙轶飞强调,追求形式的活泼并不意味着放弃专业性。

  作为兼职科技辅导员,孙轶飞在石家庄市长征街小学竟收获了一众10后“迷弟”“迷妹”。即便跟孩子们讲起《哈利·波特》,这位大学教师也会告诉他们,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之所以只分4个学院是因为中世纪的欧洲大学只有4个学科。

  网友通过互联网平台请教的问题,有时超出刘伟栋的专业范畴。除了查阅专业文献之外,这位主治医师也会向医院不同科室的医生、育儿师同事反复求证。

  近日,为了全面了解时下一个儿童“网红”产品——张嘴睡觉矫正器的使用情况,刘伟栋还请教了耳鼻喉科同事,并在之后发出了慎用的专业提示。这个专业视频的点击量很快突破了2300多万,再次刷新了抖音账号“儿科医生芽芽爸爸”的最高纪录。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樊江涛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2年09月06日 04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团委